当前位置:卡比中文看书网 > 青青校园 > 被称为尽头的地方

沉默

怀揣着各自的心思,我们一起无声地为这几天的群居生活画上句号。退订手续办完之后我站在旅店门前久久矗立着,老薛和姑娘们厮混在一起,那样子似乎也是在试图说些什么安慰的话,虽然我完全无法揣测到这种情形下什么样的安慰才能达到目的,甚至连到底什么是目的都已经想不清楚。狭小的旅店前厅浓缩成巨大的黑洞将我困顿,我思绪万千却百思不得其解,只能任由这片浓黑将自己吞噬殆尽。阿郎不知从何处出现,来到我身边点了支烟思忖了许久,却只是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虽然气氛是被你破坏得干干净净,但这一次我想你倒是没有说错什么。只在意过去和现在的人必将失去未来。”

“你是不是还想说不要祈祷自己会有一个更加美好的生活,要祈祷自己会变成一个更加坚强的人?”我注视着此刻已经来到路边叫车的这群人的背影说道,“还是说这次是真的搞砸了?”

“能够这么问,说明还没有。”阿郎的语气不容置疑。我似懂非懂,老薛和姑娘们已经坐上出租车绝尘而去,阿郎和诗雯此刻已经坐在另外一辆车上等我,我在拉开车门若有所思,随即关上车门转身不发一语地离开了。

在火车站我与大家重新会和,不知阿郎还是老薛说了些什么,虽然比不上之前的活跃,然而总算那种随时都会有人泪奔的麻烦表情没有再次出现。火车站的售票大厅布满了形形**的人群,你可以随便在任何角落看到三三两两或是兴奋或是沮丧的人们依依惜别。这些人与我素昧平生,此刻却仿佛惺惺相惜。我仍旧为之前的事情顾忌颇深,生怕再因为随意的一句玩笑打破这般微妙的平衡。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打破沉默。终于率先按捺不住的是晨,她深吸了几口气直视着我歉意地说道:“刚刚是我失控了,你知道最近这种事情经常发生的。不要自责,好么?”无法直视晨的目光,我沉默地点了点头。我非常清楚地知道其实自责之类的情绪是根本从头到尾都没有在自己身上出现过的,然而正是这一点无比尴尬。所有人都理所当然地认定了一件一般人都会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唯独自己置身其外。客观地说,虽然并非本意,但是实际上我确实说出了这么多天来大家都在刻意回避的话题。这里面存在着两个客观事实,首先是摆放在眼前的分别,再一个就是这层窗户纸确实是我打破的,因而或许这个责任也理所当然地应当由我来负。虽然在最一开始的时候这些人聚集在一起或多或少有些意外,然而几天下来即便是一直袖手旁观的我都已经产生了一种凝固感,好像完全融合一般,而大家都清楚这种融洽的氛围只是片刻。没有什么事情是能够持之以恒的,即便是钻石,经历了过多的岁月雕刻也无法保持其璀璨夺目的光泽。一切美好的东西终将被打破,“恒久远永流传”的唯一一件符合科学原理的东西是福尔马林,用来保存尸体的——完全与美沾不上边。或许此刻我应该感到愧疚,然而实际上我却只能感受到沮丧,被一种浓郁的莫名其妙的悲伤所笼罩,并且为之深感乏力。我试图点根烟驱散这片困顿,不料却被阿郎阻止。他奋力从仍旧缠绕着自己的诗雯手中抽身而出,按下了我掏出的打火机低声说道:“我们过会可以再聊,但是现在,搞清楚你不得不去做的那些更重要的事情。”

我轻叹一口气,将打火机放回口袋中,沉重地环绕着四周。空气中随处弥漫的聚散离合让我觉得窒息,在这盛夏的高温里,我怅然若失却不明就里。抬头看了看老薛,此刻他正如影随形地在薇萱身边拗造型,然而这感觉却不像是之前的那种饱含热情的孜孜不倦。如果说之前的老薛始终表现得如同七月的骤雨,那么此刻他却像三月午后的阴霾一般温和而倔强。薇萱非常难得地没有推开老薛,只是这么任凭他风化成为石雕。诗雯从包中翻出那件T恤,递给正和晨团成一团的娜娜,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娜娜点点头之后径直向我走来,微笑着问道:“前面的事情我们已经不记得了,不过找人要签名的事情要你先去,成交?”我仍旧无言以对,只能沉默着接过衣服。

在之后的半天里,我们如同一切俗套的热血青春电影片段一样在火车站台上穿梭,与一帮曾经共处过的人佯装依依惜别,我不知道这到底意义何在,然而当你看到一张张曾经朝夕相伴的陌生面孔热泪盈眶时,当你伴随着站台嘈杂的人群以及列车与铁轨交织的轰鸣声中看到他们声嘶力竭却根本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似乎也就变得很难开口说些什么不合时宜的话了。这画面虽然狗血,然而人们往往乐在其中——即便历历在目的是一些泪眼如梭的表情,我宁愿相信大家都是出色的演员,就好像你知道保罗•韦斯利跟伊恩•萨默海尔德完全天南地北八竿子打不着却仍然对于他们跟妮娜•杜波夫之间的感情纠葛津津乐道,如同看到了真人版的上杉兄弟互相NTR一样。

当T恤衫上最后一块能够落笔的空间被填满,我筋疲力尽地感受到了解脱。姑娘们喊哑了嗓子却乐此不疲,互相传看着那件被折腾得如同揉皱了的手纸一样的T恤,指手画脚地对上面的各式签名评头论足。老薛洋洋自得,仿佛自己提出的这个早就已经被电影拍烂了的老梗完全是举世无双的创新一样,此刻正邀功般穿梭于众人之间讨要夸奖。阿郎对此嗤之以鼻,却没有多说什么。他看了看时间指着马路对面的咖啡馆提议去喝点什么,立刻得到所有人的赞同。

热门小说推荐:情癫仙剑〕〔暗黑生涯之堕落凡尘〕〔风之残影〕〔东方天骄〕〔一顾隐相思〕〔绝世佳人之情殇〕〔极限篮球〕〔谢谢我们的时光〕〔最强神修〕〔变形金刚是我的ok〕〔罗吉尔历险记〕〔天昊名器〕〔异世重生之〕〔民大破事记〕〔冥界丫头太嚣张〕〔寂灭神途〕〔浮夸少年〕〔乱花入梦之六月莲〕〔至尊野蛮〕〔遇见你节操碎了一地〕〔高校传奇〕〔灵示怨〕〔盛夏青春慌乱年华〕〔神女为尊〕〔脉葬〕〔我替戴拿守护你〕〔魂卡〕〔你和我的青春故事〕〔逆境生长之浮沉〕〔守护甜心之绝地反击〕〔控铭择世〕〔焰逆乾坤〕〔重来称王〕〔盘天录〕〔绝世守护〕〔上海梦〕〔都市之皇者天下〕〔散修浮沉录〕〔灵冥邪尊〕〔穿越之小尼姑〕〔斗战三界〕〔银行魅影〕〔禁武神〕〔素食〕〔无兄弟不网游〕〔黑色摇滚枷锁玫瑰〕〔再度飞升〕〔武尽天华〕〔公子咱们pk吧〕〔网游之盗贼重生〕〔新洪荒轩辕传奇〕〔登圣〕〔沧海遗珠〕〔神魔共生〕〔一步一红尘〕〔村盖子童拉锁〕〔末世之试剂专家〕〔异世圣尊〕〔剑之舞〕〔爱没那么简单〕〔网游之林帝〕〔火影之鸣子〕〔龙珠赛亚英雄〕〔赛尔号征途之前进〕〔诛魔主宰〕〔大天道〕〔于何处安夏〕〔仗剑凌魔〕〔三国大学那些事〕〔五胡乱华之兵者神道〕〔云木〕〔今汐何惜:倾世毒医〕〔麟魔道〕〔初初:宠你上天又怎样?〕〔三世墨宫〕〔蓝道苍茫〕〔时光让我遇见你〕〔许你十里红妆〕〔英雄使命之逝去的日子〕〔会神出使神圣道界〕〔航海日志之追梦冒险团〕〔兽啸寰宇〕〔我混过的青春〕〔赵安卓全集〕〔末世之蛮荒星球〕〔岛屿〕〔我们的八零九零〕〔宁不负卿〕〔并凉铁律〕〔那里神河浪涤天〕〔混沌修灵录〕〔一夜看尽长安花〕〔红颜顷朝〕〔晚梦枫城〕〔藐帝〕〔中国古代神鬼志怪小说〕〔涧雨南山风〕〔网游之一级玩家〕〔深深浅浅记忆里都是你〕〔残花惊梦〕〔神途颂〕〔卿本佳人倾天下〕〔掌控山河〕〔青莲奇缘〕〔终极之舞恋雪〕〔总裁的掌上娇妻〕〔三千苍生〕〔证道记〕〔穿越之杀手皇子的绝色毒妃〕〔唐城剑缘〕〔乱世卿情〕〔零式历史〕〔逆天神颜之奥尔兰斯大陆〕〔逍遥祖帝〕〔道士的祸水红颜〕〔美好的爱情不止在书里〕〔记得爱我〕〔一起走过的轻狂岁月〕〔穿越千年之兰陵情深〕〔特种兵之异世皇朝
最新入库小说:我的精彩人生w〕〔下堂妻不许出墙〕〔屌丝在前,传奇在后〕〔不灭武修〕〔碧珂清如梦〕〔万灵朝仙〕〔我的老婆爱上我〕〔骑扫把的男巫〕〔怒火深渊〕〔诛天纲〕〔神者天空〕〔满天繁星〕〔刻刀铭墓〕〔华娱大明星〕〔九界凡尘〕〔神秘豪门大小姐〕〔圣舞学院〕〔元圣乾坤〕〔地狱邪尊〕〔霍家堡之役〕〔等你,在身边〕〔豪门唯爱:一世妻约〕〔灵源录〕〔纯阳大帝〕〔七位少年少女的异世之旅〕〔大明盛稽〕〔霸道民国〕〔帝龙之子〕〔那年春季我们相遇〕〔〕〔驭世风云〕〔依然还在只剩回忆〕〔芙蓉恋丑君〕〔死神瞳孔〕〔BLUE EYES〕〔凡尘画仙〕〔小佣兵〕〔龙纹戒之天道〕〔春秋流转〕〔传奇雇佣军〕〔昆仑录〕〔魄主沉浮〕〔诸世界〕〔提莫都市行〕〔全能散人〕〔最后龙裔〕〔莫遂殇〕〔三生飞仙劫〕〔诱徒〕〔寒冰记〕〔花语蒙〕〔魔后无双〕〔为谁下潇湘〕〔凌绝帝圣〕〔千年古咒〕〔转身神尊〕〔穹冥战仙纪〕〔机甲鬼神传〕〔梦仙意境〕〔华央月流歌〕〔浮生末世〕〔英雄联盟之最强打野〕〔生命的轨迹〕〔喵喵女仆〕〔征伐不休〕〔来自黑夜的绯色之梦〕〔一剑碎天〕〔疯狂召唤之亡灵王子〕〔亲爱的傲娇先生〕〔剑王之王〕〔剑魁〕〔咱俩恋爱吧〕〔七门大陆〕〔星羽流痕〕〔凤棠三生〕〔满天繁星〕〔倾城逆时空〕〔应龙破天〕〔仙战异界〕〔狂神三部曲之魔音笛〕〔枫之战记〕〔QQ炫舞之我不是骑士〕〔觞年〕〔嫡女妖娆:妾本红妆〕〔精装追女神〕〔最强武侠世界〕〔人间春色〕〔我本花妖〕〔我的宝贝我来爱〕〔纵横西方大陆〕〔血灵异族〕〔春风沉醉的夏天〕〔第三王国崛起〕〔异能神皇收美记〕〔恋了流年上了发梢〕〔千变小精灵〕〔华山〕〔异界之完美系统〕〔复仇校花猎爱记〕〔寒芒飘雪〕〔星罗棋布〕〔高校逆袭录〕〔我的千年男友〕〔最强女神〕〔驱魔特工队〕〔至尊魔姬〕〔Cr特战部队〕〔李汐纪〕〔凌悠〕〔罪狱系统〕〔屌丝玩网游〕〔九天笑〕〔孤独与毁灭〕〔万古圣君〕〔爱情晚晴天〕〔总裁,要乖哟〕〔拳皇霸者录〕〔十年倾心〕〔纯情邪医〕〔终极一班4之毁灭战争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