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卡比中文看书网 > 都市生活 > 滨海之恋

第九章周末的聚会

“喂,起来了,太阳晒屁股了。”

邱雯雯看见喻少卿抱着枕头仆倒着睡,连鞋子都没脱,无可奈何地摇他的后背。

“再睡一会儿。”

喻少卿不肯起床,潜意识就死赖在沙发上继续做他的春秋白日梦。

“太阳真的晒屁股了,还不起床?快点,我做好早餐了,起来刷牙洗脸吃早餐。”

“嗯......”

“快起来!”

“嗯......”

为之奈何?邱雯雯一时没了计策,忽然,她脑袋一歪,想出一个好办法——她静静坐下来,双唇紧闭,好像在进行一个神圣的仪式一样。突然,她用手指把喻少卿的胳膊狠狠地掐了一下,快准狠。

痛感由神经细胞传输到大脑需要花费一下时间。喻少卿受掐之后,卡顿了一下才大喊好疼。

“你怎么那么狠?我原来以为你很温柔娴静,没想到原来你这么狠毒。怪不得孔子会说‘最毒妇人心’了!世界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做着美梦突然被一个女的掐了一下就痛醒,而且掐醒的理由居然是刷牙吃早餐!”

喻少卿哭丧着脸,先是显得委屈,后来逐渐情绪不满。

“怎么?难道你后悔了?”

“没有,小的怎敢?”

喻少卿又变得嬉皮笑脸。

“哼,谅你也不敢造次,敢欺骗我的感情,小心你!”

“是是是。”

“还不快去刷牙!”

“是是是。”

邱雯雯惊诧自己怎么变得那么凶狠,却随即心里大悦,洋洋自得地哼起小曲儿来。

喻少卿震惊了,没想到自己看走了眼,居然摊上一个毒舌妇,真是可喜可悲。他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女的恋爱后怎么就性格大变,变得如此凶恶?想着想着,他走到了卫生间,想刷牙,却发现没有牙刷。

“雯雯,没有牙刷,我怎么洗漱?”

“我拿给你。”

邱雯雯走进来,递给喻少卿一个新牙刷。

邱雯雯穿着宽松的睡衣,她的嘴唇粉粉的,那睡衣是米白色的,印有很多黄黄的小鸭子。

喻少卿噗嗤一下,喷出了水。

好家伙,好香艳,好可爱哟。就此瞄了一眼,就让喻少卿连连赞叹,喃喃自语,对着镜子胡说八道。

他刷完牙,洗了脸,擦干脸,走了出来,径直坐在饭桌旁的椅子上面,给自己盛了一碗白粥,自顾自吃了起来,时不时夹一点榨菜放到嘴里津津有味地咀嚼。

“我以为你会嫌弃这些简陋的早餐呢。没想到你吃得挺香!”

“给你面子而已,并不是早餐好吃。”

说这句话时,喻少卿大言不惭地为自己又添了一碗粥,稀里哗啦地吃了起来。

“诶,不是不好吃嘛?不用给我面子,别吃了,会闹肚子的!还给我!”

邱雯雯嘴上说着,手上伸过去就要拿走喻少卿的粥。

“诶诶,别呀,逗你玩呢,粥挺好喝,榨菜也很棒。”

“有得吃还嫌弃,这是病,得治。女人早上起得早,就是为了为一家人做早餐,很辛苦,而一些男的太懒惰,不主动做早餐先不评价,单单是做好早饭之后,还得去求他吃东西,叫就叫,叫了还不起床,一而再再而三,简直就是天大的罪恶!”

“别这样说嘛,说得我多不好意思,你看,脸都红了。”

喻少卿觉得她说得很在理,于是附和道。

“其实很多人都是这样的,不仅限于男人。”

他又胡诌起来。

“就要说你!你可别转移话题,转移重心,是不是怕被我批斗?”

邱雯雯露出奸诈的笑,身子倾斜过来,眼睛直视喻少卿,好似一头老虎在审视一只小绵羊,想想用什么方式吃掉它才好。

突然不想整人了。

草草地吃完早饭,二人坐着,眼珠子转来转去,眉目传情。

“饭吃完了该干嘛?”

“休息。”

“不合理。”

“怎么不合理?”

“你应该收拾残物,去洗碗。”

“我可是客人,要客人洗碗,没有这道理。不合理。”

“嗯,分那么请?!”

喻少卿即便心里呶呶不休,还是得装得乖乖的样子去洗碗,洗完碗后实在忍受不了身上的酸味就暂别邱雯雯,回到家中洗澡以及换洗衣物后,他给邱雯雯打了一个电话,叫她十分钟后到她所住的小区的大门等着,然后骑车飞奔赶去幸福小区。

他穿着蔚蓝色的短袖衬衫和沙滩裤,戴着狂拽的墨镜和黄色的安全帽,一路哼着小曲过去。路上想着到了那儿就可以穿上凉爽的人字拖,不用穿厚厚的皮鞋,心情更愉快了。

十分钟后,他准时出现在幸福小区的大门前。

“上车。”喻少卿向吴雯雯招手。

“去哪儿?”邱雯雯疑惑。

“去潮涌海滩玩。”

“有什么好玩的?我去过很多次了,那里人多物杂,没趣。”

“正是人多才好玩。好玩的不是风景,而是多人。”

“好吧,那你也得给个头盔我戴啊,要不然白白挨交警的罚单。”

“又不是罚你的钱。”

“以后就是了。”

“呐,接着,戴上。”

邱雯雯带好头盔。

“做稳,出发了。”

喻少卿一扭油门,车便蹿了出去。他觉得不够浪漫,就将油门扭得一松一紧毫无规律,使得车子一行一顿,叫邱雯雯不得不随着惯性而前倾后仰,不得不抱住喻少卿。

阴谋得逞。

“你干嘛,是不是故意的?”

“哪有,车子的引擎出了问题而已,又不是我搞的鬼。”

“骗人,无耻。”

邱雯雯左右手互相交换捶打喻少卿的后背,击出“啵啵“的响声。

“诶哟,好疼!别打了,车子会倒的!”

别看女人力气小,打起男人来,力道有千斤之重!

喻少卿叫停她的恶行,快速换挡,加大油门,左超优越,穿越了洪洪车流,很快就到了潮涌海滩。

潮涌海滩是吃喝玩乐之地,有众多的烧烤摊,向来人山人海,不过,经营者明白若是海滩游人的密度太大,区域界线又不清晰,就会毁掉游客食客的好心情,最后自然也会败坏自个儿的名声。因此,他们明确划分了若干个区域并编上了区号。

喻少卿放好车子,领着邱雯雯找到了组织。

他们在七号区,围成一圈,情绪高昂地嚷着叫着笑着,各式各样的怪声怪气接连不断。

一群逗比,逗比永远是逗比,逗比聚在一起更逗比。喻少卿嘴上笑着,内心不断吐槽,迎面走到他们面前。

他们是谁?

共有七人,分别是老肥、长爪、组委、曹丕、花克韵、龙彬、杨总,均为男子,纯度够不够高,那就无人知晓了。

“少卿,你这么久才到,自罚一杯!”老肥很不满,站了起来,伸出一杯黄橙橙的啤酒。

没等喻少卿回话,余下六人按捺不住,七嘴八舌。

“一杯就够了?还有我的,你也要喝!”组委趁机浑水摸鱼。

“还有我的。”花克韵接着话茬。

“你们不要吵,来几码。”龙彬拨开他们的手。

“别理他们,我们哥俩干一杯。”杨总总是含情脉脉。

“先吃个鸡腿再说。”曹丕不满意,低声哼哈着,就像老母猪。

“不如我帮他喝吧。”

众人神情纷纷大惊,目光移向声音源头。

“额,不行。少卿,这是?”老肥表现得很有礼貌,声音嗲嗲的。

“不用猜,肯定是她女朋友。”组委习惯性弹起右脚,频率愈来愈快。

“是啊,快介绍一下。”杨总和龙彬显得十分殷切。

“克韵,我们喝酒,你干杯,我随意。”

曹丕笑得很无邪,花克韵则顾着自己吃,嘴里撕扯一块烤焦的鸡腿,没有说话,把酒杯伸过去和曹丕轻轻碰了一下,一口气呷了一小口,把表层的泡沫吸掉了。

曹丕看在眼里,乐在心里,破口咒骂:

“你这个发瘟!”

喻少卿对这群家伙早已习以为常,没有正面搭理他们,而是搬来两个胶椅,和邱雯雯一并坐下来聊天喝酒吃烧烤。

其他人调戏不成功,就各玩各的了。

海风吹起邱雯雯的头发,虽然不长,但还是让人觉得很有诗意。什么是诗意?诗意就是让人有美的感觉。

“我给你唱歌助兴吧!”邱雯雯于是唱起了歌来。

“天空下起雨了

他撑的伞在你的身边陪著

可是我不快乐

因为看见

他脸上的笑是很勉强的

我很想爱他

但是眼睛在说谎

隐瞒比较容易吧

免得感情变的复杂

我很想爱他

但是理智在吵架

退出可以解围吗

谁能给我一个好的回答

爱情是模糊的

可怜的是没有勇气选择

如果再舍不得

这样下去我们每个人都是受害者

我很想爱他

但是眼睛在说谎

隐瞒比较容易吧

免得感情变的复杂

我很想爱他

但是理智在吵架

退出可以解围吗

谁能给我一个好的回答

当爱情陷在危险边缘

是否都会伤痕累累

是否都会苦不堪言

我很想爱他

但是眼睛在说谎

谎隐瞒比较容易吧

免得感情变的复杂

我很想爱他

但是理智在吵架

退出可以解围吗

谁能给我一个好的回答

我很想爱他

但是眼睛在说谎

隐瞒比较容易吧

免得感情变的复杂

我很想爱他

但是理智在吵架

退出可以解围吗

谁能给我一个好的回答

爱情教会我们都放不下”

“你这哪是助兴啊?唱得那么伤感。”

看看邱雯雯,眼睛有点泪水的痕迹。

“好歌嘛。”

邱雯雯想起往事,那一幕幕,令她揪心。

“还是我给你唱一首吧。认真听着哈。”

喻少卿唱了起来:

“你是一个猥琐的欧吉桑

光着污秽不堪的肩膀

我想你很脑残

当有你的小棒

胃里的液体滚荡

你是一个猥琐的欧吉桑

有着令人窒息的皮囊

我想你很自满

情愿去流浪

家永远在远方

你知道

就算城管让自己颠跑

你也会觉得骄傲

无论身份多低下也会温饱

回想自己勇闯天涯的好

就算滑稽到令人发笑

你也不会吵闹

明知道有些人的无脑

最后谁也都苍老

喂了虫子作饱”

古怪的腔调,古怪的歌词,逗乐了邱雯雯。

可是,笑完之后,她还是说:

“我累了,要回去休息了。不用你送”

神情很坚决。

喻少卿不敢多问,随她去了。独自坐在椅子上面,默默地唱着那几句:

I'mnevergonnasaygoodbye

CosIneverwannaseeyoucry

Isworetoyoumylovewouldremain

AndIswearitalloveragainandI

I'mnevergonnatreatyoubad

CosIneverwannaseeyousad

Isworetoshareyourjoyandyourpain

AndIswearitalloveragain。

热门小说推荐:剑破五域〕〔幽蓝冥王〕〔网王之墨迹冰山〕〔胎命〕〔穿越之地狱彼岸〕〔英雄无敌之新世纪〕〔蛊传说〕〔异世骷髅杀魔〕〔虚空极武〕〔雍亲传〕〔龙翼飞仙〕〔天地造化之极〕〔青春的样子〕〔寂灭战祖〕〔蜂鸟村庄的漫画家〕〔最后一个阴阳师〕〔群星之男宠千万爱〕〔星君天下:卧笑桃花间〕〔举世无神〕〔都市猪仙〕〔赵南魏北〕〔大神请跟我回家〕〔武道皇尊〕〔隐门〕〔天书神话〕〔请别践踏我的真心〕〔相识何必曾相逢〕〔萧寒〕〔小无极〕〔女王的校园生活〕〔异界武霸〕〔杂交一气〕〔你的爱是我永远的伤〕〔枪炮玫瑰〕〔黎明后的虚拟世界〕〔神武定天〕〔风之起奏曲〕〔美人祸国〕〔我为人王〕〔鱼儿无水〕〔月宴之玉蝶屿〕〔爱无反顾〕〔王爷请接招〕〔人生明悟〕〔地界〕〔宝贝你在哪〕〔诸天武经〕〔我的异界征战梦〕〔忘仙的爱〕〔一飞冲仙〕〔玄极龙书〕〔都市野厨〕〔逆向召唤〕〔星空下的诺言〕〔霸道总裁的缠绵〕〔青春之年少轻狂〕〔逆界乾穹〕〔我你惹不起〕〔崛起巅峰路〕〔一寸潇潇一寸陌〕〔魔幻大陆传〕〔葬花歌〕〔末世剑歌〕〔新江湖之蜀道英雄〕〔古代帅哥vs现代美女〕〔天道绮丽谭〕〔青春蔓延的那些花〕〔不准动〕〔机甲·曼陀罗·以王之名〕〔DNF之血腥狂战〕〔末世之光〕〔奉以时光终烂漫〕〔混元魔君〕〔邪神尊者〕〔混乱执法者之人界无敌〕〔云域之龙城帝莲〕〔网游之隐龙〕〔染指清纯〕〔北时空的三国时代〕〔此情可待:成追忆〕〔雾夜破晓〕〔早恋爱情〕〔寂寞2010〕〔七界之天下大势〕〔热血战神吕温候〕〔白玫出墙〕〔千秋魔典〕〔断彦江山〕〔修道之灵狐〕〔晨夜晚曦〕〔神魔大战之武侠传奇〕〔我的暧昧情缘〕〔本原之劫〕〔荒古战纪〕〔异世神子〕〔异种学院〕〔小霸王的崛起〕〔阴缘木〕〔大荒域〕〔风雪狂刀〕〔混沌源尊〕〔魂侍〕〔绝色冥君入卿怀〕〔死亡之声之第十三双眼睛〕〔问道寻真〕〔幻想中的无限世界〕〔惊雷天罚〕〔民间纸扎铺〕〔冬恋〕〔至尊星魔〕〔都市之再见江湖〕〔御魔霸主〕〔三年之约定〕〔误落繁华〕〔华夏五方〕〔用热血铺路〕〔无耻神法〕〔主灵〕〔罪血〕〔时空神尊
最新入库小说:重生洪荒之夔牛〕〔北漂女寻爱记〕〔秦末歪传〕〔原始战神〕〔迷梦魔斗〕〔大荒录〕〔倾华王妃:帝君绝宠〕〔破晓I〕〔魔灵战士〕〔我是妹控我骄傲〕〔农村诡异经历〕〔穿越赛尔号之创造奇迹〕〔仙界新传〕〔凤舞血竹〕〔温柔校草撞上腹黑女〕〔祖始八道〕〔我的公主请再爱我一次〕〔黑发妖姬〕〔怒风狂澜〕〔独占忠犬〕〔人生的我们〕〔柯南后续故事〕〔异世界回忆录〕〔我的人生之梦〕〔忠魂不朽〕〔战荡〕〔但愿少爱你一点〕〔山海学院〕〔万界永生〕〔炎武动九霄〕〔流年明珠落他城〕〔抽奖抽奖戒指〕〔征战无限〕〔踏破天途〕〔帝皇霸天下〕〔青灯馆〕〔孤独剑雄〕〔莽原世纪〕〔恸哭的影子〕〔血之泣魂〕〔异界终生游〕〔珠谋苍生〕〔万元帝国梦〕〔你听爱情在唱歌〕〔引魂人〕〔弄命〕〔布衣天子宋南朝〕〔非典型萝莉养成计划〕〔热血武林江湖情〕〔不败武神〕〔古玉村姑〕〔中学往事〕〔九重阙倾国〕〔道天传说〕〔逆天之召唤师〕〔梦之忆〕〔九龙神途〕〔混在韩剧中当巨星〕〔逆天之特种兵王〕〔你给的承诺不能变〕〔重生洪荒之截教玄凊〕〔女权盛世〕〔诗酒天涯伊人相伴〕〔大明小奸商〕〔鸣人你真萌〕〔重生之真假女王〕〔黎明危情〕〔仙剑之玄天传〕〔芙蓉蝶恋笑倾城〕〔滞下夕阳半城沙〕〔异界余生〕〔紫荆王朝〕〔渡灵之记〕〔圣落三少PK三小姐〕〔重遇旧时光〕〔红梅落尽诺三生〕〔华夏超级特种兵〕〔猎神纪〕〔契约者们(又名注定之人)〕〔邪龙剑皇〕〔异界合成系统〕〔末世重生之再续仙缘〕〔和兄弟们混的日子〕〔魂穿废才庶女〕〔一剑荡魂〕〔雨狼剑缘〕〔伊兰特的风声〕〔夜噬星辰〕〔书剑仙侠传〕〔古巫〕〔缘来天不管〕〔仙域农场〕〔幽都〕〔腾空〕〔囚爱之开始与结束〕〔毒舌贱人〕〔灭世玄局〕〔武尚圣欲〕〔都市之全能奇才〕〔秦时明月梵花劫〕〔大小姐该拿你怎么办〕〔猎异者〕〔网游之黎明烟舞〕〔少年仙缘〕〔无双国士〕〔破武战天〕〔伊神园〕〔热血燃烧之叱咤风云〕〔血焰吞天〕〔维亚〕〔牵手携程〕〔乱七八糟的阿拉德〕〔丧尸啊〕〔天龙霸世〕〔丞相,妃你莫属〕〔伐天弑神录〕〔渡魂传奇〕〔冷总裁的老婆是总裁〕〔妖孽萌妃丶月倾天下〕〔吾主六界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