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卡比中文看书网 > 时空穿梭 > 魔罗传

第八章.白雪纷飞

“二婶,给我来两斤新鲜的大白菜,谢了啊。”修罗无命笑着与卖菜的二婶道别,高兴地提着买来的东西往回走。此时已经傍晚了,太阳顽强地吊在天边欲坠不坠,残余的夕霞散发着柔和的光线。

少年很开心,因为今天是他和师妹决定定居在这里的日子,所以两人决定,由少年出去买菜,做一顿美味大餐来庆祝。

他们的家离卖菜的地方隔的有些远,中间足足隔了有八条街的距离,等到少年到家的时候,太阳已经完全沉下去了,天色变得十分昏暗,哪怕是以少年的目力,在无月的夜晚,一二百米也就是极限了。

不知为何,院子的大门半遮半掩的打开了,一有风吹过,便会发出“吱,吱”的声响。少年感到很奇怪,他记得自己出门的时候有把门带上啊!少女此刻也应该安静地待在床上看书才对,不应该出去的。那么,这门又是谁开的呢?

怀着满腹的疑惑,少年推开了虚掩着的大门,快步走进了院中。院子中并无任何异常,所有物件都好好得在原本的位置,不曾有一丝改变。这让无命松了口气,暗骂自己疑心病太重。

解除了警惕之后,少年笑容满面地推开了里屋的房门,一边还开心地叫道“师妹,我回来了。”

下一刻,他的笑容凝固了。妖异的瞳孔瞬间收缩成豆粒大小,身体也随之僵住了,手中的菜篮滑落于地,各式蔬菜七零八落地滚倒地面上。

他看到了……看到了……师妹上吊自尽了。

“师妹!!!”一瞬的呆滞过后,修罗无命状似疯魔地冲向他的师妹,不幸在他脚下的的蔬菜都变得粉身碎骨。

纵身一跃,狠狠地扯断了悬梁的白绫,左臂抄住师妹的腰肢,往胸前一贴。师妹那没有半点血色的面孔在少年的瞳孔中越放越大,直至填满整个眼球。双脚点地,轻轻地落在地板上。他的身体颤抖着,不敢伸手去试怀中师妹的鼻息。他很害怕,他害怕若是真的试了,得到的结果却是……那该怎么办。终究还是要确认一下的,抬起不住颤动的右手向着那张往日曾抚摸过无数次的面孔探去。

五尺,

三尺,

一尺,

五寸……

少女那小巧的鼻梁已近若咫尺了,少年决定不再犹豫,猛地将手指一送、一抽。

这不足片刻的时间,对少年来说却仿若过了无尽时光一般。

没……没有……气息了……

霎时间,少年像是被人抽走了魂魄似的,整个人都变得失魂落魄。伸长的右臂重重垂下,两行清泪从少年的眼中滑落至脸庞,“滴嗒……”眼泪捶打着衣衫,悲恸爬满了少年的心,此刻的他,唯有一哭而已。

“师妹……你为什么要做傻事啊!这是为什么啊!碧儿……快醒醒,看看师兄啊,快醒过来啊!”不肖片刻,少年的脸上便变得泥泞不堪,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罢了:“师妹,我可是答应师父要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的,快醒醒啊……別再睡了,睁开眼睛看看我啊……哪怕只是一瞬间也好啊……”

柔软的少女娇躯渐渐冰冷,少年已整整抱着少女的尸身跪坐了三天三夜,血丝占据了全部的瞳孔。此时的少年就像一具行尸走肉,满头披散的发丝下的他,有一声没一声的抽咽着,声音已经轻到了没有人可以听清楚的地步。

这三天里,少年的眼晴哭得红肿异常,嗓子也哑了。可这并没有用,已死的人是不会复生的。

在知道了她已死的那个时候,那个刹那,他的天空便已彻底地崩塌,他的心被扯了出来,狠狠地撕裂……再撕裂……直至支离破碎。眼前的一切都是绝望的灰色,刺骨的寒冷爬上了少年的身体。

机械似的抬了下头,却发现迎面的一张桌子上压着一张白纸条,而原来,那张桌子上是什么也没有的。

死气弥漫全身的少年缓缓使她的身子倚在凳子旁,猛地一下站起身来,差点因为脑充血而又摔倒在地。

几乎是一步,少年就上到了桌子前方,一手抽出被压的白纸条置于胸前,低头往纸上一看,纸上有着这样一句留言

你的女人本公子笑纳了,想报仇?就来找我吧,本公子等你。——风邪

纸片在倾刻间被摧毁得一干二净,无边的煞气冲天而起,使本就阴冷的黑夜更平添了几分昏暗。

“啊!!!”

一道凄厉的尖叫响彻天穹,其中的痛苦与悲戚扭曲到了一个极点,没人可以想象,这道声音的主人到底经历了何等的悲哀,才会发出这种几欲毁灭万物的尖叫。

“风邪,我不会放过你!哪怕就是你躲在天涯海角、躲在九幽之地,我也会把你揪出来,碎…尸…万…段!!!”

…………………………………………………………………………

小心翼翼地整理了下师妹身上的衣衫,又将她重新放回了背上青木棺中。修罗无命看着师妹那宛如睡着般的脸庞,不由的在心中生起一阵默然。

这已经是七个月了,无命踏遍无数山川大河只为寻仇,只是,仇人到如今亦不见影踪。无力、痛苦、恨意时常折磨着他的精神,身似腐朽,心若枯离。

恍然间,眺望着大漠尽头的无命又想起了在师妹身前立下的誓言……

“碧儿,我修罗无命在此立誓!有生之年,哪怕穷尽天地之力,哪怕山挡海拦,哪怕天下皆阻,我也会为了你,去逆那天,去沉那地,去崩那山,破那海,天下若阻,唯有屠尽天下,以血为誓,如有背弃,天诛地灭。”

当初的血誓仍旧历历在目,岂能忘记!如有背弃,天诛地灭。复仇之焰永不熄灭,无论多久,他都会将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一人一棺渐渐消失在了地平线尽头……

…………………………………………………………………………

“请问,如今是什么时候了?”

“帝新历5785年。”

“已经……五十年了吗?”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背着一口一人高的青棺,行走在人海中。无数的行人匆匆来往,人潮密如蚁群。而他,就像不属于此世一样,与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许多人和他数次擦肩而过,却没有哪怕一个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寻仇寻了五十年,到现在都没有报成仇,甚至连仇人的影子都没看到。五十年前,老天似乎和无命过不去,无命正准备直接去活撕了风邪,谁知道,突然传来了风邪销声匿迹、生死不知的消息。他不信,于是他走遍了全大陆……

眼神冰冷的可怕,嘴唇干燥的开裂,头发也是一头蓬乱,当年的天娇少年,硬是在岁月的流逝中熬成了白发苍苍的老人。

“到底……在……哪里?”疲备不堪的眼神直直穿过人海,看向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忽然,老人直挺挺地倒地,背后的破旧青棺亦随之与地相触,发出了“碰”的一声响。

好累……好累……或许就这样睡去也不错,至少……不用再累了。师妹,师兄没有履行对你的承诺,师兄……对不起你。就让师兄来找你吧,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了五十年,师兄……真的很累了……

老人缓缓地闭合了眼,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世界。漫天白雪毫无先兆地降临了,纯洁的白色覆盖了这座城,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美好,让人生不起一丝破坏的念头。

“妈妈,下雪了。”

“是啊,这还是五十年来的第一场雪呢。”

“雪花好白啊,啧……是甜的。”

“呵呵……”

一颗晶莹的泪珠无声地滴落在雪地上,灼热的温度融化了一片白雪,时间就这样擦身而过……

…………………………………………………………………………

这是哪里?我还没死吗?无命的意识逐渐恢复了清醒。

“不用怀疑,你已经死了。”一个莫名的声音倏忽间出现在了无命的脑袋里。

“那这里就是地獄吗?你又是谁?”

“这里并不是什么地獄,而我则是伟大的六道之主卡普尔菲斯,你也可以叫我大道天君。”那个神秘的声音再度响起。

“不是地獄,那这里是……”无命的声音里充满疑问。

“这,是本座的领域,六道轮回域。”

“六道……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他并不是傻瓜,自然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也不相信这个自称六道之主的家伙大费周章地做这些事,什么目的也没有。

“不,不,不!我并不是让你帮我去做什么事,我只是想和你做一个交易而已。”

“什么交易?”

“我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你给我去一个地方带回一件东西,怎么样?这个交易如何?”

这个交易,他无法拒绝,他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是什么机会?”

“我会把你送到你仇人的面前,让你……亲手杀了他!”

“这是真的吗?”艰难地挤出几个字。

“当然。”大道的回答相当干净利落,找不到一丝使人生疑的地方。

得到大道的回答之后,他闭上了双眼,脑海中映现出了无数有关师妹音容笑貌的片段。他笑了,笑得就像一个孩子,那么纯洁无瑕:“我答应你。”

在他说出这句话后,一种无法抵抗的炙热感立刻笼罩了他。几乎是瞬间,炙热感便消退了去,他眼前的景象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一个比地獄还可怕的地方,在看到的第一眼,他就已经下了这个定论。

尸山血海?在这个地方随处可见。白灰的骨骸砌成了大地,澹澹流动的血液汇聚成了红色的海洋。撕杀的咆哮、死亡的怒吼、无穷无尽!无穷无尽的战斗,这是一个诅咒,没人可以超脱,不是你死,就是他死,这里没有活人存在,所有人都是从死亡边缘爬回来的战士,战至死!死至战的战斗之士。

“你,可知什么是修罗!”大道的话语间透出了一缕肃然。

他摇了摇头,虽然他姓修罗,但也并不知道修罗二字有何意义,还记得师父曾经说过,修罗这个姓氏传自自家的祖宗,不过,自数千年前就没人知道它的含义了。

“修罗者,必为极情之人。需以情入杀道,以情入无情道。一旦真正地踏入修罗道,就将获得极其恐怖的力量,同时本身的七情六欲也将被彻底斩去。到那时,才算脱去了天地的枷锁,成就灵魂境界与力量境界的最高巅峰。这便是修罗。你可敢为了复仇成就这修罗!”一对巨大的黄金瞳横跨了大半个天穹,直视着地上的那个小小凡人。

“有何不敢,修罗!我就是!”他抬起头注视着那对巨大的黄金瞳,邪眸中蕴含的是坚定。

“那么,欢迎来到修罗道。去战斗吧,去撕杀吧。把它们都看成是你的仇人,去撕裂它们的灵魂吧!我等你,成就修罗的那一天。”巨瞳隐去,他的视线转向了前方。那里,正爆发着一场战争……

(ps:由于修罗无命这个角色很重要,所以开个三章介绍下他的来历。)

热门小说推荐:血洒去我们的青春〕〔一纵统天〕〔中学往事〕〔终极领袖〕〔血冥临天〕〔女王媚惑天下〕〔那些年的羁绊〕〔弱水三千,只你一瓢〕〔就差你一个〕〔黑袍死神〕〔寒灯眸〕〔弑神洪荒〕〔最强剑技〕〔天妖至尊〕〔岁月似水,梦依稀〕〔契约吸血鬼〕〔凤笑逆世〕〔伤神道〕〔煌者王族〕〔泯灭时空〕〔全能散人〕〔溯时记〕〔锦衣高手〕〔老婆别跑腹黑总裁太矫情〕〔尸傅〕〔蹋界〕〔斯文少帅〕〔亦神亦主宰〕〔神魔圣战〕〔穿越之烽火十四年〕〔精灵小子〕〔炎阳杀手剑〕〔乱战天涯〕〔天魔魔纹〕〔剑荡青云〕〔神鬼记实录〕〔玄华劫〕〔邪道尊者〕〔多情萧何〕〔天神传说之六界之主〕〔无上巅峰红尘随〕〔魔杖和法杖的正确用法〕〔异事笔谈〕〔万灵之王〕〔风雨逍遥剑〕〔我是一个赌徒〕〔剑破洪荒〕〔睡在京城〕〔怒斩苍穹〕〔逆天同学〕〔游戏异汉〕〔超激萌冷面学霸〕〔大界崛起〕〔网游之修罗绝世〕〔我是特种兵之铁血柔情〕〔梦隐流光〕〔斗战苍天〕〔宫中莲〕〔佛门武圣〕〔此阵若空〕〔神兵傲世〕〔三国小兵传〕〔剑释天下〕〔少年纵横都市〕〔修罗魁拔〕〔我的同桌会通灵〕〔颜香正浓〕〔锁爱王妃无泪〕〔龙之巢〕〔银河之主〕〔无垠厄祖梦境〕〔浪费的青春〕〔异世女战神〕〔万世凌晨〕〔六维空间之职场修真传〕〔穿越之我是灰太狼〕〔远途〕〔纯良法师〕〔幻铠〕〔湛蓝的荣耀〕〔天魔地斗〕〔先天魂道〕〔文明的种子〕〔轩辕古剑〕〔冥语者〕〔星之墓〕〔都市老师学生〕〔魔印映刻〕〔总裁我不是你的玩偶〕〔等着我回来〕〔无玄道〕〔冥界随笔录〕〔都市之冰皇传说〕〔傲世仙气〕〔一网情深〕〔君欲凌天〕〔家丁也修真〕〔沉睡在心中的爱〕〔灭尸毁潜笔录〕〔那年的记忆〕〔阳间无常〕〔天绝伟武〕〔神士〕〔众尊〕〔网游之长枪依在〕〔汉陵记〕〔赖振学之三国风云〕〔浮生未息〕〔李轩传奇〕〔祖龙传〕〔银河帝国之变革时代〕〔鬼语新娘〕〔仙途战神〕〔天门崛起〕〔凡人修神帝〕〔神雕侠侣之重出江湖〕〔圣灵剑诀〕〔郁瑕〕〔狐狸套上狼〕〔武智剑侠传
最新入库小说:白面人〕〔乞丐至尊〕〔鬼剑苏星寒〕〔后天之首〕〔天荒莽动〕〔绿茵终结者〕〔天斗光辉〕〔昨日已成非〕〔巅峰之王者〕〔校园疑魂之情空〕〔万古阴谋〕〔破位〕〔腹黑少女之妞们不好惹〕〔情栖〕〔蓝宝石眼睛〕〔异界之梦见未来〕〔补情师〕〔炎龙刃血〕〔山水图鉴〕〔绝品邪神传〕〔冰山美男闷骚爱〕〔龍血九变〕〔神符武帝〕〔伤城离歌〕〔死神忍者战天地〕〔万圣仙途〕〔罪血〕〔舞斗〕〔修真之星空传奇〕〔后幻无穹〕〔他们有特殊的游戏技巧〕〔圣魔之痕〕〔破天星幻〕〔就是丫鬟〕〔帝掌天下〕〔冷夫追妻之妈咪快逃〕〔总裁的冷艳秘书〕〔剑修神道〕〔暗黑晓月〕〔御龙神帝〕〔有一种情绪叫遗忘〕〔贵族学院:花样美男团〕〔乱世权谋〕〔大汉天师〕〔返璞〕〔死神影辰〕〔一世安康之水中月〕〔凤倾凰之情系三生〕〔人皇之路〕〔布衣天子宋南朝〕〔光之不朽〕〔再伴我一程〕〔玄逆乾坤〕〔九转纪〕〔假面骑士亚拿〕〔藏海前缘〕〔倾城倾天下〕〔迷离卷宗〕〔校草在身边〕〔龙翔于天〕〔渎神之路〕〔永恒邪神〕〔木井风神事件薄〕〔以欢赎爱〕〔美人无畏〕〔葬花歌〕〔野蛮人丁格〕〔死与坠〕〔仙叩〕〔甜心疯狂学院〕〔华夏五方〕〔圣神之引〕〔滥殇在市井的哥们〕〔五灵六界〕〔复仇邪灵〕〔乱世剑侠情〕〔神兵天降〕〔绣球花之恋〕〔太平赋〕〔六界传奇之转世修罗〕〔我的大脑理有个泡泡〕〔异位神〕〔轻狂逍遥游〕〔越心〕〔无心逆王〕〔魂战天荒〕〔揭天幕〕〔念暖红尘客原创诗集〕〔古巫遗祸〕〔尤迦奥特曼〕〔木头先生恋爱季〕〔幻天龙魂〕〔溺宠小娇妻〕〔神徒1〕〔我是楚轩〕〔都市里的世界之云梦传说〕〔有事一起担着〕〔千秋帝国史〕〔复仇的反义词是幸福吗〕〔镇元子逍遥录〕〔浮生半世 之 潇湘水云〕〔网游之天战风云〕〔嫡女为祸〕〔天神翼〕〔战神擒欲记〕〔乾坤武尊〕〔潜龙主宰〕〔一途仙路〕〔时代之音〕〔薄凉的夏天〕〔就这么漂着〕〔茅山大法师〕〔骑纪〕〔完美杀神〕〔赛尔号之勇闯魔神战场〕〔武上神仙〕〔这场意外你敢来吗〕〔重生之都市奇妖〕〔掌御苍穹〕〔七星震天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