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卡比中文看书网 > 东方玄幻 > 七界狂徒

24章恐吓虎臣

不知珠子为何物,思前想后,根据聚气丹特性,他称珠子为聚灵珠,无论其原本被称为何物,他觉得聚灵珠才比较合适。

服下凝气丹,灵气聚气成液后,身体产生飘飘欲仙之感,身心舒畅,****。不禁让他不由自主想完全爆发,了解自己实力。

山涧内,黑影如魅,快如电光,残影遍布。巨石成粉,潭水炸起,滚木垒石,地动山摇,轰隆之声响起,好似正在经历大地震。

灵气涌动,云彩般聚集在他身边,仿佛活跃的精灵,不时从他指缝划过。打量着自己杰作,歩辰满意点点头,瞬间毁掉数百名山涧,以前可不敢想象。

山涧之上,御仙殿前,卢泰与众弟子,清除屏障内邪气后,风风火火,带着众弟子,在纳景堂内寻找邪气来源,此刻,依然来到悬崖山道旁。

纳景堂内,灯火通明,悬崖山道上,卢泰三人,虎臣几人,徘徊犹豫,踌躇不前。望着黑漆漆,深不见底的深渊发呆,千百年来,无人敢深入山涧,如今,山涧之下已成禁地,没人胆敢主动深入。

“师傅英明,邪气的确来自悬崖深处,奈何,悬崖下怪石嶙峋,悬崖峭壁,恐只有猿猴可深入。如此这般,想必邪气之主,也无法冲出山涧,闯入纳景堂。纵使闯入,有师傅坐镇,量他也翻不起大浪。”

虎臣冷傲,对师弟们颇有心计,在掌门面前,却安分守己,尽失献媚之态。

“虎臣,话不能这么说,掌门师兄,修为高深莫测不假,然碧狼城万里疆域内,多少年来从未有邪灵出现,此次,邪灵重现,恐是大凶之兆。”

执法长老神情严肃,白了眼虎臣,对那家伙鄙视不已,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关系纳景堂百年大计,不得不谨慎。

“的确如此,虎臣,你年少有为,是老夫最得意弟子,将来纳景堂要传到你手中,做事不能草率。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任何细微末节,都可能掀起腥风血雨。”

“这件事情,必须认真对待,深渊虽险,却也不是禁地,必须有人亲自下去,瞧个究竟,查个明白。”

卢泰一贯看好虎臣,认为他未来不可限量,希望有朝一日,纳景堂在他手中可以发扬光大。因此,对虎臣颇为宠爱,倾其毕生精力,对他悉心教导。

“谢师傅厚爱,悬崖之下,凶险万分,师傅乃纳景堂股肱,安危不容有失,深入悬崖之下,虎臣愿意代劳。”

卢泰对他厚爱,纳景堂众人皆知,可当众点将,道出不久将来让他继承衣钵,却是开天辟地头一次,虎臣按捺心中欢喜,虚情假意奉承。

卢泰三人对邪气很重视,奈何忌惮悬崖下环境,仅说必须让人亲自深入,却没有带头示范。听闻虎臣之言,卢海暗笑,道:“掌门师兄,虎臣自动请缨,何不给他个机会,免得虎臣寒心。再者,倘若查出些东西,对他对纳景堂而言,都是有力而无害。”

卢海三人老奸巨猾,悬崖之下,灵气充裕,足以与御仙殿媲美,然千百年来,纳景堂无人深入其中。难道前辈实力不济,胆小如鼠?不然,纳景堂崛起千年前,此后五百年,发展迅速,势力遍布数个城邦,三百年前没落,龟缩碧狼城。因此,无数前辈圣贤止步之处,他们哪敢以身犯险。

卢泰内心深处不愿虎臣深入,悬崖之下究竟如何,邪灵实力是否高深莫测,无人知晓。他生怕虎臣一去不复返,数年心血付诸东流。

可狠心又一想,虎臣要继承掌门之位,必须有足够功业服众,深入悬崖之下,倘若生还,其声势必涨,继承掌门,必会众望所归。

“虎臣,此事交由你来办,你安心下去,若有危险,师傅三人,众师弟必会全力营救。”卢泰面带笑意,对虎臣充满期待。

“师傅,我……”虎臣纠结,本是奉承之言,卢泰竟当真,悬崖之下,倘若险象环生,估计众人比兔子溜的还快,岂会救他。怎奈主动请缨,不答应颜面全无,唯有无奈接受。“谢师傅厚爱,虎臣定不辱命。”

拱手拜别,虎臣转身跃下悬崖,相比聂晨,他实力强上许多,犹如猿猴,在悬崖两侧飞跃。

随着深入,山涧深不见底,越向下悬崖越陡峭,几乎无立足之地。仰头回望,月色消失,一片黑暗,虎臣心中隐隐不安,打起退堂鼓。

上不能上,下不敢下,他心中懊悔,自作自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时干嘛多嘴,令自己深入险境,能否生还心中没底。

悬崖之下,歩辰站在寒潭之前,脸上仅是好奇之色。聚灵珠从鬼魅身体出现时,径直飞向寒潭,他好奇寒潭之中究竟有何玄机,吸引聚灵珠入内。

沉思良久,不顾潭水冰冷刺骨,纵身越进寒潭红,潭水极冷,即使灵气护身,寒气依然逼人心魂,让人瑟瑟发抖。

寒潭极深,潜入数盏茶时间,仍为抵达潭底。四周水草浮现,象招手的幽灵鬼魅,或笑或哭,乍看很阴森,很惊秫。不久,身边出现数条白棘鱼,自由灵动,活脱可爱。

好奇之下,追逐嬉闹白棘鱼之间。很快他有大发现,白棘鱼体内灵气充盈,好似气包。寒潭之下,灵气均从它们体内冒出,指甲盖大小气泡,不断汇聚,****时,咕咕作响。

追逐白棘鱼灵气时,不知不觉中,莫名进入一处怪诞之地。此地寒冰冻结,延绵数里,犹如冰川。凹凸不平冰层内,冰封不少尸体,尸体发白,相貌恐怖,披头散发,凌乱长发,冰封在寒冰内,彼此间清晰可见,尸体形成与鬼魅无异。

眼前怪象,惊秫诡异,恐怖异常,好像置身墓群中,令他毛骨悚然,心中很不自在,不敢逗留,抬脚逃离此地。

片刻后,又转身回来,暗叹自己真是胆小,这些家伙不知死去多少年,又冰封在寒冰中,岂能伤到他,忍不住摇头苦笑。

落地后,靠近尸体,徘徊穿梭在尸体之间,详细大量,尸体形态各异,姿势万千,像是瞬间冰封后,丢入深渊低下。

湖底尸体很多,七零八落,冰封的冰层,有些地方极厚,有些地方薄如蝉翼,尸体小半身已裸露在寒冰外。眼前情形让他担心,倘若冰封消除,鬼魅破冰而出,纳景堂定会遭殃。

虽说纳景堂小人极多,有人三番五次暗害他,可也有少数人帮助他,况且,纳景堂内好歹有她住所。

不敢犹豫,聚集灵气,轰打在寒冰上,试图破冰毁尸。可是,他小瞧了冰层威力,即使薄如蝉翼之处,也不是他可以破开,无奈,唯有怒目相逼,气喘吁吁蹲在湖底。

无功而返后,他躺在草地上,望着悬崖峭壁,想起寒潭鬼魅,徒有神伤。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可纳景堂眼中福地,竟是处封印鬼魅之地,多年后,鬼魅重现人间,纳景堂定首当其冲,成为其杀戮对象。

沉思时,悬崖上传来沙沙声,接着,砾石滚动,细沙潺潺,从悬崖上方落下。

翻身跃起,遥望悬崖之上,方才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与鬼魅苦战时,鬼魅爆冲天邪气,冲出山涧,肯定引起纳景堂成员注意,如今悬崖上方,必有纳景堂成员,心中一紧,赶紧隐藏。

虎臣带着怒气,平安深入山涧,一路上山涧虽险,可未遇邪灵。山涧底部近在眼前,他既兴奋,又紧张,千年来,山涧下已成禁地,他竟是首个安全深入之人,倘若能安全回归,掌门之位,若探囊取物。

落地后,小心观察四周,山涧下,云气笼罩,大小寒潭无数,不时传出气泡破裂声。除此之外,山涧之下安静至极,了无生机。

虎臣不敢大意,山涧下有邪灵存在毋庸置疑,不然邪气从何而来,他站在原地不敢移动,生怕引起邪灵注意,身死命陨。

暗想自己孤身一人,是否抵达山涧之下,无人知晓,如今他已安全深入山涧中,停留片刻,立刻返回,诓骗众人,没有发现邪灵踪迹,到时没人敢说自己撒谎。

歩辰躲在暗处,发现来人是虎臣,暗叹虎臣胆大,竟敢独自深入山涧。想到虎臣小人之举,授意聂晨三人暗杀自己,心中不禁恼火,今天不能杀他,也要吓唬吓唬他。

山涧不远处,弥漫灵气内传出蓝光,鬼魅残破身躯,从阴森森蓝光中走出。在虎臣打着如意算盘时,忽然,耳边响起凄凄惨叫声:“大师兄,我死的好冤啊!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虎臣本已很紧张,声音忽然响起,顿时头皮发麻,冷汗直流,心跳砰砰作响,神情紧张兮兮,站在原地不敢移动。虎臣吓坏了,山涧下有人,还认识他,这可不是好征兆。

接下来半刻时间内,山涧内出奇安静,清风徐徐,追逐着山涧灵气,虎臣渐渐放松,缓缓转身,寻找到声音来源。

当他完全转身后,忍不住倒吸口寒气,发出惊叫,落荒而逃,向悬崖上爬去,奈何慌不择路,迷失方向,在山涧中嗷嗷大叫。

没办法,回头后,在他身后几步开外之处,一簇蓝中光,一具白色骷髅向他走来,骨骼哐哐响动,嘴角流出血液,一双绿眼好像鬼灯,与普通白骨相比,更凄惨,更骇人,不容他不害怕。

“大师兄,我死的好冤啊,我要报仇”虎臣惊慌时,声音再次响起,蓝光,白色骷髅已极快速度靠近。

“大师兄,你让人杀我,我死的好怨啊!”骷髅仿佛幽灵,绕在虎臣四周,怨声四气。

歩辰本想恐吓捉弄虎臣,谁知虎臣在无法离开时,望着骷髅,双膝跪地,磕头作揖,冷汗脖子上留下,顾不得身上汗水,战战兢兢道:“二师弟,不是我,真不是我,我怎么会杀你呢?”

偶听秘闻,让歩辰惊骇,传说二师兄为人和善,最重要是天资聪明,堪称百年奇才,当年风头盖过纳景堂众弟子,可惜无故身亡,英年早逝,连尸首也未找到。

歩辰顺势而为,刨根问底,道:“大师兄,我知道你嫉妒我,暗中找人害我。”

“如今,我阴魂不散,无法投胎,唯有杀掉凶手,退去怨气,方能投胎,大师兄,血债血偿,我要杀了你。”

“啊!二师弟,求你饶了我吧,我真不是有意杀你,是你不配合,我才狠心杀掉你。”骷髅发出咯咯声,蓝光更盛,向虎臣逼近,虎臣心中有鬼,连连回话,不大功夫,额头上渗出血迹。

热门小说推荐:侠义忠烈传〕〔众星破天〕〔再见吧朋友〕〔恩爱两不疑〕〔吞噬之主篇〕〔九噬轮回〕〔紫极天道〕〔玄清七杀〕〔网游之所向披靡〕〔天使吻过恶魔泪〕〔仙道记〕〔帝女入君怀〕〔剑雨惊仙〕〔破榜王者〕〔回忆的余悸〕〔兽啸寰宇〕〔咒境〕〔江湖怨;风云紫泫〕〔光影传说之龙脉传奇〕〔天书传说〕〔龙之巢〕〔死神华丽雪〕〔袖了双手倾了天下〕〔天狼战记〕〔幻夜暗月歌〕〔鬼谋之涂鸦卧室〕〔曙光救赎〕〔枯仙劫〕〔总裁拒爱:你不配〕〔至尊星魔〕〔网游之封王之路〕〔错爱当我爱上他〕〔蜕变之脱胎换骨〕〔光域〕〔无良穷少爷〕〔我为医狂〕〔蝉鸣之恋〕〔逆天逆命天神路〕〔星之墓〕〔青春河畔那场樱花雨〕〔沃土讲故事〕〔创世神域之异界征途〕〔冰是水的结晶〕〔重生之傲世圣女〕〔天才儿子腹黑妈〕〔剑客劈魔录〕〔桂民人生〕〔闷骚王爷妃不要〕〔缔仙缘〕〔宝塔镇〕〔假戏真做吃掉你〕〔魔幻大陆传〕〔网游之屠龙宝鉴〕〔幻境如梦〕〔穿越之烽火十四年〕〔网游之寻忆〕〔苍生歌〕〔无限曲境〕〔血魂系统〕〔乌沉木剑〕〔灵界点之高进故事〕〔时光笑忘流年殇〕〔蓝氏风云〕〔网王之青鸟〕〔我痴我笑我哭我颠我狂〕〔玉魂坠〕〔美人三千媚〕〔阿步的游戏〕〔孤岛奇缘录〕〔灵异校园3血悚灵石〕〔穿越之名侦探柯南〕〔鸿蒙逍遥行〕〔红颜劫之倾城醉〕〔最强欲魂〕〔忠魂不朽〕〔腹黑一对一〕〔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喵喵女仆〕〔你爱我不如我爱你〕〔霸宠小妻〕〔变身女道长〕〔御魔霸主〕〔倾世公子〕〔破碎的爱〕〔萧萧情起〕〔玄洗尘录〕〔豪门贵族:静默三千〕〔缥缈檀香之离漠〕〔蜂蝶之恋〕〔痞子公主我的爱〕〔重生寻道〕〔冲喜侧妃,王爷请怜惜〕〔仙梦轮回〕〔人形丧尸〕〔双叶草〕〔爱雨荼蘼〕〔死魂医魄〕〔都市全能霸主〕〔就这么干吧〕〔灵纵乾坤〕〔总放不下那缕温暖的阳光〕〔替之殇〕〔幻世成帝〕〔小剑侠〕〔异世之少女召唤〕〔乱世星月〕〔一芥伙计〕〔不朽霸主〕〔种天〕〔当直男撞上弯女〕〔薄荷之沫〕〔古剑情魔前传〕〔神秘王爷的魔女王妃〕〔纯情特工〕〔绿屋少年〕〔结界之燃魂〕〔无声幻术师〕〔算命神棍〕〔笑痴仙〕〔都市物语
最新入库小说:若情难撩〕〔小佣兵〕〔辛哪吒传〕〔星火追忆〕〔嗜血剑〕〔王族丶剑〕〔我欲诛天〕〔末世逸尘〕〔彼岸之白色象牙塔〕〔只对你一见倾心〕〔大唐辑阴司〕〔陆小凤传奇之最后的剑神〕〔迟开的花朵也可爱〕〔千古第一妖〕〔冒险的那点事〕〔新世界之梦想天地〕〔王权指环〕〔都市猪仙〕〔夜一生的情〕〔敌破天〕〔颇有疼痛的青春〕〔平凡成神〕〔Forbiddance〕〔边城风冷〕〔点破星辰〕〔不成熟的爱情〕〔雪之千年一岁指尖砂〕〔爱天下更爱美人〕〔剑圣归来〕〔儒尊〕〔凤鸣天下异世天才魔法师〕〔梦回大清之我是超级韦小宝〕〔世界这么大,我却遇见你〕〔赢了美誉却输了你〕〔天使中的恶魔〕〔来自樱花的女孩〕〔融心谣〕〔一朵桃花穿穿穿了个越〕〔无耻神法〕〔黑暗征战〕〔无垠星宇〕〔创世神域之异界征途〕〔穿越之武道神奇〕〔六耳王朝〕〔异位神〕〔猎鬼笔记〕〔封天法旨〕〔独渡天穹〕〔戮神图〕〔网游之修炼成仙〕〔魔天都〕〔皇途霸业〕〔幻魔天行〕〔命运的十字路口之荒野寻踪〕〔顾盼夏至时〕〔死忠的死士续〕〔涅槃重生妃本无邪〕〔五极三界之诛逆〕〔霸世剑锋〕〔东武王〕〔重生阴阳记〕〔断刀行〕〔神创时代之青空乡〕〔轰动全世界〕〔晓尘〕〔黑暗血纪元〕〔绝世龙神〕〔妖帝大人,请留步!〕〔少年物语〕〔冰天雪地里的寄生虫〕〔英雄联盟之瓦罗兰风暴〕〔妖居奇谈〕〔梧桐花恋〕〔重生王者〕〔来过你的身边〕〔仗剑凌魔〕〔明天你也会在这里等我〕〔褚神之战〕〔聘个王爷当相公〕〔天书传说〕〔六道破魔〕〔万象主宰〕〔西宫倾城孽〕〔莫敢不从〕〔魔域神踪〕〔这世不再放手〕〔火影同人花嫁蔷薇〕〔权倾乱世〕〔血意魔瞳〕〔荒古战纪〕〔指灭乾坤〕〔创世天劫〕〔法号萧魂〕〔西亚纪〕〔穿越之主角系统〕〔武破碎界〕〔你好我的陌上爱人〕〔邪神降世〕〔孤独与毁灭〕〔变异七人众〕〔乱世争空〕〔韦小宝下江南〕〔古天传说之玄天棺〕〔仙逆之乾坤〕〔禁断之人〕〔灵动至尊〕〔寻仙战纪〕〔这世界我曾来过〕〔金商天下〕〔婚婚欲醉之新欢旧爱〕〔魔鬼身天使心〕〔天辰星I失落之地〕〔轩辕妖士〕〔屠神弑魔〕〔两生歌〕〔冷漠无情未婚妻〕〔阵封苍穹〕〔无上真魔〕〔魔之女:圣夜少女在人间〕〔昊天神藏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